流星之绊是东野圭吾创作的经典推理小说作品
阿珂小说网
阿珂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架空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推理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卻望唐晶 情栬生活 特殊嗜好 娇妻呷吟 纵卻紫筠 萝莉女仆 美女何姎 希灵滛国 疯狂夜空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珂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流星之绊  作者:东野圭吾 书号:42611  时间:2017/10/17  字数:10621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下一章 ( → )
“这些物品实在横须贺警署的管区里面发现的失车上找到的。”

  “诶?失车里…”

  “最后再问一次,对于潜入你们店的小偷有没有线索?以前的工作人员偷偷潜入之前工作过的地方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上田板着脸、憋着嘴陷入了沉思,最后他摇摇头。

  “没有哎,潜进来也一无所获,那些家伙最清楚了。”

  萩村叹了口气,看来从这个男人身上问不到什么。

  “谢谢,还有问题的话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他对上田说道。

  “这个,我可以走了吗?”

  “嗯。”“这些怎么办?”上田望着桌上的DVD。

  “你先报失吧。然后,必要的手续结束后还给你。”

  听完萩村的说明,上田犹豫不决地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柏原出了苦笑。

  “那位大叔一副不想报失、不想收回这些DVD的样子。”

  “手续又麻烦、放回堆积如山的仓库又麻烦吧。说起来,你怎么想?和上田没关系吧。”

  “没关系。”柏原一股坐在椅子上“看到包的时候他没什么反应,我觉得那不是装的。”

  “我也同感。他应该真的不知道。但是,这些东西确实是放在那个壁橱里的。”盯着桌上并排罗列的塑封袋,萩村说道。

  柏原伸手拿起口红。

  “应该是从这上掉下来的吧。”

  这支口红在失车上发现的时候没有盖子。但是,现在柏原手中的口红好好地盖着盖子。

  这个盖子是在“GOODSOFT”两楼的壁橱里找到的。萩村发现的。

  看到这个盖子的瞬间,他马上就肯定它属于失车上找到的那支口红。于是,他联络了柏原,让他把口红带到“GOODSOFT”当场确认无误。

  现在鉴证科在“GOODSOFT”的两楼勘察。结果不久后就会出来吧,萩村觉得肯定是偷车贼潜入那儿偷东西。

  “刚刚鉴证科来电话了,那个壁橱的检查口是最近才打开的。”柏原说。

  “壁橱的天花板啊。”

  嗯,柏原点点头。

  “尚未详细调查,所以还不能断言,好像有人动过天花板里面的迹象。不过没有到处触碰,只是从检查口伸手碰了一下。”

  “辻本和上田都没线索,看来应该是专业小偷吧。”

  “这么考虑比较好。”柏原望着桌上并排罗列的物品“以前听一个惯犯说过,没有收获的时候,他就会瞧瞧天花板的上面。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私房钱啦,偷偷藏起来的宝贝之类的。”

  “我也听说过。”

  “这只糖果盒也许一直放在天花板里面。”

  “然后被小偷顺手牵羊了。”

  “偷不到什么又不想空手而回,就拿走了这个,顺手也偷走了DVD。大致应该是这样吧。”

  “可以找那小偷问话就好了,现在想找也没折哎。”

  “还不一定死了吧。”

  “话是没错啦。”

  至今尚未确认谁乘过观音崎的海面发现的船。也就是说,至今尚未发现溺死的尸体。根据水的向,尸体很有可能顺着浦贺海峡入大洋。

  “小偷是死是活和我们无关。关键是谁把这个糖果盒藏在天花板里。”

  “这点,嘛~~~”

  柏原刚准备说话时,突然取出了手机,手机震动了,有电话。三言两语后,他挂上了电话。

  “鉴证科打来的。手表上的指纹不是辻本和上田的。”

  “果不其然。”

  “这下子,’GOODSOFT‘和这个案子完全无关了。”

  萩村点点头,目光投向桌上的塑封袋。放着金表的那个袋子。

  只有这个手表上残留着比较清楚的指纹。它属于遇害的有明幸博和塔子,这点已经确认无误了。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柏原问道。

  “调查一下’GOODSOFT‘吧。”

  “调查这店?根据鉴证结果,应该没他们什么事吧。”

  “去问问不动产。”萩村答道“也许糖果盒是在上田租借这店前就藏在那里的。就我所知,他们只改建了一楼。”

  “原来如此,”柏原屡屡点头,竖起了大拇指“走吧!”

  打了个电话给上田问他在那里租借的店。知道是横滨站旁边的某家不动产公司后,两人迅速赶往。

  大厦一楼的某个事务所内,他们找到了负责人,是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职员。

  “那里的租房人换了好几次哦。地主为了开服装店才造的房子,不过营业惨淡就租出去了。”男职员边看着文件边说道。

  “这家店之前借给了谁?”萩村问道。

  “’GOODSOFT‘之前吗?嗯…是家饮食店,名叫トガテイ。”

  “トガテイ?”

  “汉字怎么写?”

  男职员把文件推到萩村的方向,上面写着“户神亭”

  “好像听说过啊。”柏原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男职位微微笑着点头。

  “现在相当有名的洋食屋。”

  “洋食屋?”对于这个词,萩村本能地有了反应,他不假思索地放大声音“没搞错吧?”

  男职员眼镜底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被吓到的模样。

  “’户神亭‘最初在那里开张的,出名后就搬走了。现在越做越大了。牛丁盖浇饭很受呢,这些我都是听前辈说的。”

  萩村和柏原对望了一眼。

  “GOODSOFT”之前租借的是和“有明”一样的洋食屋。这绝非偶然。

  “’GOODSOFT‘租借的时候,改建过一楼,那两楼呢?有没有改建过?”柏原问道。萩村察觉到他淡淡的口吻底下那压抑着的兴奋。

  男职员再次看了看文件。

  “租借后,上田先生好像改建过。正如您所说的,改建工程仅仅针对一楼,二楼原封不动。”

  “没有租房人对二楼改建过的记录吧。”

  “没错。可能稍微小修小补过,不过没大规模改建。”

  走出不动产公司的事务所后,萩村对柏原说道:

  “DVD店之前是洋食屋——你觉得会是碰巧吗?”

  柏原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取而代之,他掏出手机。

  “我问问他。”

  接到柏原突然要求见面的电话,功一猜到了十之八九。他尽量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动摇,问道:“事情有什么进展了?”

  “也没太大进展,只是想和你核实些事。百忙之中实在抱歉,不过可以见一面吗?我们赶来东京也可以。”着嗓子的口吻中透着急切的心情。

  “电话中不能说吗?”

  “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想当面谈。我觉得这样对你也比较好。”

  “知道了,现在就可以。”

  “谢谢。哪里见面呢?”

  “东京站附近可以吗?”

  “当然,工作中打搅你了,抱歉。”

  “不要紧,没什么大事。”

  约好在东京站内的咖啡店见面后,功一挂上电话。坐在旁边的上的泰辅一脸不安。

  功一告诉他是柏原打来的。

  “什么事?”泰辅眉头紧蹙。

  “应该是找到那家DVD店了。恐怕也调查到之前那儿是’户神亭‘。”

  “是这样吗?”

  “否则不会给我打电话的。看来警察钻进我们设的局了。”

  功一起身打开壁橱。他告诉柏原他们自己在设计事务所工作,为了避免他们起疑心,有必要换上适当的衣服。

  “警察们开始盯上’户神亭‘的话,我们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了。”泰辅说。

  “当然。不过该出手的时候不出手,最后的最后就麻烦了。”

  “该出手是指?那个食谱作战?”

  “嗯。跟静说一下,没有时间了,警察马上就会开始调查户神政行,随时可能调查他的周围。”

  “稍后就转达。”

  功一点点头,从壁橱中拿了件短上衣和一条西装

  “呐,哥哥,警察会逮捕户神政行吗?”泰辅担心地问道。

  “不逮捕就讨厌了。就是为了抓住他,我们才特地捏造这么多证据。”

  “但是呐,我不觉得户神会老实代。再怎么说,警察找到的证据都是他没印象的东西。会不会一口咬定遭人陷害呢?”

  “这也可能。不,他必然会这样反驳。不知道’有明‘的金表,也不记得在以前家里的天花板内藏东西。”

  “那不是糟了吗?”

  “没关系。”功一边穿衣服边俯视弟弟“大多数的嫌疑人即使在证据面前也不会乖乖坦白。其中也有坚持被陷害的。就算户神这样,警察也会无视。”

  “真这样就好了…”

  望着言又止的泰辅,功一停下穿衣服。

  “怎么了?有什么在意的?”

  “也不是。”

  “想说就爽快地说出来。一点都不像你!”

  “不是,只是现在我自己脑子作一团,还没整理好。”泰辅挠挠脑袋“按照哥哥的计划,警察会这么考虑吧。杀死我们父母的犯人当时偷走了那个糖果盒,因为里面放着现金、值钱货。拿掉现金后,他把这个罐子藏在家里的天花板内。犯人搬家后,那儿变成DVD店。然后DVD店遭窃,小偷注意到天花板内的罐子,觉得里面有值钱货就偷走了。”

  “还有下文。那个小偷深受借款压力,没想到没偷到钱,便心生绝望。开着偷车漫无目的地前行,来到海边萌发自杀念头。准备留封遗书给名为智子的独生女,写到一半又作罢了。在走水海岸偷了艘船后,来到海中央跳海自杀——警察不怎么考虑就难办了。”继续换着衣服的功一说道。

  “智子是他的独生女吗?我还以为是他子呢。”

  “没差啦,对小偷而言重要的女。不留下遗书怎么让警察知道是自杀呢。”

  “警察会信吗?”

  “谁知道呢。没找到尸体,可能会怀疑伪装自杀。”

  “这样也没关系?”

  “没坏处。小偷伪装自杀和’有明‘那案子的调查工作毫无关系。重要的是有这样一个小偷,警察相信这点就可以了。没猜错的话,柏原他们已经找到了DVD店。一切照着计划进展,没有问题。稍后静顺利完成食谱作战,我们便能身成功退。”

  然而,泰辅丝毫没有雀跃的样子,见状,功一有些焦躁。

  “有什么怨言?”

  泰辅慌慌张张地摇摇头。

  “哪会有怨言啊。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忘记?”

  “什么?”

  “糖果盒啊,搬家的时候,犯人把它忘在天花板内了。但是,没可能会这样吧。这东西它对于犯人可是致命的啊。”

  “正常来说,的确不可能。”

  “那么,警察不会起疑?”

  “怀疑什么?怀疑这个是谁策划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没事的,稍微有些不自然。”功一自信地说“人类的行动不是都能合情合理解释的。反而,不合逻辑的地方很多。犯人把证物藏在天花板内,搬家的时候忘记带走,这点确实不合逻辑,很糊涂。但是呐,人就是会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事。而且,这些对于警察而言根本不重要。”

  “这些?”

  “就是为何犯人会忘记带走重要的证物。他们不会考虑这些。不,他们会考虑到这点,不过,他们不会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证据。所以,对于这些不自然的地方,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警察就是这样。以前,我打工时被怀疑偷了店里的营业额。肯定是内部犯罪,而其他人有不在场证明。我要偷的话就必须在很多人眼皮底下作案。可是警察根本没考虑到这点不合逻辑的地方,就朝我怒吼’是你偷的吧,老实代!‘明明是店主那笨蠢儿子干的,居然让他逃过一劫。”

  “这些话,以前你说过。”

  “那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嘛,泰辅低声说道。

  “别担心。一切都会很顺利的。我会从柏原那打听下进展情况。”

  “嗯,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很担心。只是不明白为何我们必须如此大费周章。不过,都走到这一步了,说这些也没意思。”

  听到弟弟的疑问,功一叹了口气,他在另一张上坐下。

  “这一点,我已经解释很多次了。和十四年前目击到的男人相似、牛丁盖浇饭的味道一样,仅仅这些警察不会采取行动的。就算他们展开调查,也没证据指证户神政行就是犯人。里里外外搜查一边也很可能一无所获。”

  “但是,警察也不是傻子啊,总会查到些什么的。比如我们的爸爸和户神在SUNRISE认识,然后变得稔。”

  “所以呢?”功一侧着头望着弟弟“这样又如何。凭这点警察就能逮捕他?”

  “可能还会找到更多吧。不管怎么说,警察都是专业的呐。哥哥没有找到的证据,也许他们可以找到。”

  “如果找不到呢?那个时候打算怎么办?默默看着由于证据不足,警察无法起诉户神吗?”

  “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们再进行食谱作战。”

  功一板着脸。

  “你什么都不懂。最初的调查中,他们什么证据都找不到。没多久,证据就出来了,警察肯定会起疑的。当然,他们第一个就会怀疑我们。”

  无法反驳功一的泰辅撅着嘴低下头。望着这副神情的弟弟,功一继续道。

  “从决定捏造证据那刻起,我们就必须最后才出现在警察面前。尤其是你,最后的最后才能面。还有认人这一环节。你的任务是确认被捕的户神政行就是十四年前目击的那个男人。当然,你对户神一无所知,不要出马脚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察觉现在这些证据都是我们捏造的。”

  泰辅被功一的话得抬不起头,他轻轻点点头。

  “我懂。并不是对哥哥的做法有怨言,只是,有些不安,让静做这种危险的事。”

  “我也是啊。但是呐,我们必须赌一把。静也说了,交给她。”

  “嗯…没错。”

  “不要想太多了。还差最后一步,加油!”功一再次把手搭在弟弟的肩上。

  走出大厦后,功一乘上地下铁赶往东京站。拉着吊环,无意识的望着车厢内张贴的广告,心里反复咂摸着和泰辅的对话。

  确实是大费周章的做法。对于凭直觉行动的泰辅而言,的确会感觉太过迂回。

  回想起潜入“GOODSOFT”两楼的那晚。那天晚上,功一和泰辅一起行动。制造出“GOODSOFT”遭窃的痕迹后,他们开着之前偷的车驶向横须贺。偷车的是泰辅。他曾在修车厂打过工。那天他夸下豪言:旧车的话5分钟就能搞定。

  两人分别乘着船划向海中央时,恐惧感侵袭了。波比起白天更汹涌湍急。但是,为了避人耳目,两人只点亮了安全帽上的灯。如果是单独行动,定然会半途而废吧。靠着彼此的声音,他们划到了海中央。

  推翻一只船后,他们乘上另一艘船回到岸边。随后,两人走到横须贺中央站附近消磨时间,清早乘着电车回到东京。电车中,两人都沉沉睡着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冒险,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即使让泰辅以身试险并非本意,但是对于功一而言,就算牺牲一切也要让计划成功。

  虽说提过要让泰辅核对容貌,但是除非不得已,功一尽可能不想让他和静奈出现在警察面前。那种场合下户神行成肯定也在,自称是珠宝商的男子和自称高峰佐绪里的女子居然是被害人的子女,他必然会嚷嚷的。糟糕的话,他们的诈欺行为可能大白天下。

  无论如何,至少要保护泰辅和静奈,功一想。

  来到约好的咖啡屋,柏原和萩村正坐在一张小桌前。看到功一后,两人浅浅一笑。

  “百忙之中,抱歉。”柏原说“想喝什么?”

  “不用了,刚刚喝过咖啡。说起来,有什么事?”

  两人对视一下后,萩村开口道。

  “关于你父亲的洋食屋,他和同行有来往吗?”

  “同行?是指其他饮食店的人?”

  “不是,和你父亲一样开洋食屋的人。”

  “洋食屋…吗?”功一微微思索着“听他抱怨过其他店,有没有来往就不清楚了。”

  “抱怨?怎么说的?”

  “这么难吃价格还这么贵,只能看不能吃之类吧,抱歉,记不清楚了。”

  “其中有没有’户神亭‘这家店?”

  听到萩村的提问,功一心跳加速。终于,警察知道户神政行的存在了。但是,他装出平静的模样,摇摇头。

  “户神亭…没啊,没有听说过。”

  说实话,听到功一的回答,萩村很是失望。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都过了十四年。再加上他当时只是个小学生,清楚地了解父亲的友圈子反而罕见。

  “只听到他抱怨过其他的洋食屋吗?有没有提起店的地址、那里的工作人员之类的?多么细小的细节都无妨。”

  听到萩村的话,功一双手抱在前,一脸若有所思。突然,他不可思议地望向他们。

  “这个和案子有关?犯人是同行?”

  不,不,萩村慌慌张张地摆摆手。

  “目前无法断言,不过,很有可能和同行有关。所以我们才想问问你。”

  “找到新的线索了?”功一来回望着萩村和柏原问道“能不能告诉我呢?”

  这是个让警察感到棘手的问题。个人来说,萩村也想告诉受害者的子女案件的进展情况。但是,他无法保证这些子女不会外情报,借助媒体的力量寻找犯人或许对他们而言比较便利,不过,警察必须防范受害者子女伤害嫌疑人。

  “说起来,”功一继续说道。

  “上次让我看过只金表,写着庆祝’有明‘新店开张的那只。查到什么了?”

  正当萩村考虑着如何回答他时“没错。”柏原开口答道。

  “那个手表是从某处盗出的。问题是,为何那个地方会有这只表。试着调查那里的相关人员,发现了这家洋食屋。目前还不清楚它和案子的关系。或许它们毫无关系。单纯因为它是洋食屋,所以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详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萩村不佩服柏原妙的说明。即隐藏了关键部分,又传达了搜查的程。

  功一眉头紧蹙着沉思片刻后,舒展了神情望向萩村。

  “刚刚提到过户神亭吧。这个名字没听爸爸说过。那么警察现在在调查的是这家店?”

  萩村唯有点头。

  “不过,正如柏原先生所说的,现在还一头雾水,也可能和案子无关。所以你不要抱着奇怪的想法。相信我们,等着我们将犯人绳之以法即可。”

  功一苦笑着。

  “并不是想抢在警察前面捷足先登。只想明白这些问题的用意,方便我认真思考…仅仅如此而已。”

  “这样啊,”萩村说道。

  “那个,什么来着。啊,对了,刚刚问爸爸有没有提起过其他洋食屋。”功一托着腮,抿着嘴,似乎在搜索那段久远的孩提时代的记忆。

  “其他店的特征之类的,有提过吗?”萩村问道。

  “特征?”

  “比如有没有提供奇怪的服务之类的。”

  听完萩村的话,功一晃着肩笑了。

  “洋食屋怎么提供奇怪的服务?”

  “只是打个比方啦。”

  服务啊,咂摸着这个词,功一变回认真的表情。

  “说起来,好像提过送外卖的店。”

  “送外卖?”

  “我家不送外卖的,因为人手不足。爸爸常常光顾的那个地方一直有叫外卖。可能在那吃了难吃的牛丁盖浇饭呐,爸爸的话绝对会毫不留情地批评。”

  萩村边听着边暗自想着:似乎不是在说“户神亭”啊。那里的牛丁盖浇饭可是深受好评。而且,客至云来的话根本没有功夫送外卖。

  “去哪里?”柏原问道。

  “嗯?”

  “你父亲,常常光顾的地方是那里?开店的话不是没空经常出门吗?”

  “话是没错,不过每周都休息啊。”说着,功一似乎意识到什么,张开了嘴。

  “怎么了?”萩村问道。

  功一低着头,尴尬地咬紧嘴。“怎么了?”听到萩村的再次询问,他抬起头。

  “是那个啊,赛马。我想他是去赌博了。”

  “啊…赌博组织。”

  功一点点头。

  “当时并不知道是这种店。我记得是爸爸赌马回来说的,外卖的事。”

  嗯,萩村点点头。谈及那个赌博组织的话,他兴趣缺缺,四年前就查清了,这案子和赌博组织无关。

  他朝柏原望去,吓了一跳。他表情认真地盯着自己,似乎想要传达些什么。

  “怎么了?”萩村问。

  “不,没什么。他也很忙,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洋食屋的事情再好好回想一下吧。”

  “啊…那么,那就这样吧。”

  萩村察觉到柏原的意图。他似乎注意到了重要线索,只是不能在功一面前直说。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非常感谢。”萩村对功一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突然被打断话的功一一脸茫然。

  “还会再联络你的,倒是麻烦了。今天谢谢你了。”

  嗯,功一边点着头边起身离开。

  “没和弟弟取得联系吗?”柏原问道“记得他叫泰辅吧。你说现在没见面,那知道他住在哪吗?”

  功一好像被踩住痛处般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挠挠耳后

  “想要找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一次都没联系过?也许会请他协助调查。”

  “都过了十四年了,那家伙大概也忘记犯人的长相了吧。”

  “关于这点,我想确认一下。”

  功一迷茫地眨了眨眼,随后小声答应了。

  “我试着找找他。只是我想他大概换号码了。”

  “找找吧。而且,我觉得这样对你们比较好。”

  听着柏原的话,功一思索片刻,接着说了声“我先走了”便离开了。

  “为什么不和弟弟见面呢?”望着功一消失在视线外,萩村问。

  “弟弟刚从孤儿院出来时,他们住在一起。但是,他受不了弟弟老是不认真工作,就分道扬镳了。详情我也不清楚。”

  “妹妹呢?”

  “本来就不是一个父母,出了孤儿院就没了联系。”

  “这样啊。”

  萩村的脑海中浮现三人小时候的身影。一脸状况外的小女孩、受到刺保持缄默的弟弟、不让两人看到自己的软弱拼命忍着眼泪的哥哥。一想到他们失去的东西,他心底就涌现这样的想法:决不能让这件案子无疾而终。

  “说起来,听了刚刚的话,你想起些什么?”柏原问。

  “赌博组织的案子吗?”没有…柏原先生,你注意到什么了?

  “那个赌博组织的活动场所不正是在樱木町吗?”

  “樱木町…是这样吗?只记得是家咖啡屋,名字想不起来了。樱木町的话不就在那家DVD店旁边嘛。”

  “去确认一下。”柏原气势地站了起来。

  泰辅走进静奈的房间时,她正在穿衣镜前比划着一件绀的连衣裙。

  “在干吗?”

  “选去户神家穿的衣服。呐,套装和连衣裙,哪一个比较好?”

  “都可以啦。说起来,日子定了?”

  “等他通知。快的话下周末吧。”

  泰辅隐隐觉得“他”这个称呼有些别扭。然而,究竟奇怪在哪里,他又说不清道不明。

  “哥哥说尽快。刚刚柏原警察来电话,哥哥去见他了。大概警察已经开始盯上’户神亭‘。”

  “这样啊,那么,就必须快点了。”静奈把手中的连衣裙扔在上,对比着刚刚放在那里的套装后,坐在地板上“去户神家完成食谱作战后,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啊。”

  “没错。哥哥说之后就交给警察处理。一切都照着计划进展,哥哥果然好厉害。”

  静奈没有应答,她目无表情地对比着并排摆放在上的衣服。随后,她叹了口气,耸了耸肩。

  “傻瓜。仔细想来,这次见面后,高峰佐绪里就消失了。那么穿什么都无妨啊。已经没有必要抓住行成的心了。”

  “穿的太囧可能会前功尽弃,平常那样穿就可以了。”

  “对啊。”静奈开始收拾上的衣服。

  “说起来,我把资料带来了。”泰辅放下手中的纸袋。

  “资料,什么资料?”
上一章   流星之绊   下一章 ( → )
东野圭吾的最新推理小说《流星之绊》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第十三章,阿珂小说网只提供流星之绊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流星之绊是东野圭吾的作品,章节来源于互联网网友。